斯玛头条

吉林银行董事长是谁 副行长董事长接连落马

日期:2019-11-25 来源:吉林银行董事长是谁 评论:

[摘要]时代周报记者:罗仙仙时隔8年,吉林银行又一位前任董事长落马。11月18日,吉林省纪委监委官网发布消息称,因涉嫌严重违法违纪,吉林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宝祥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张宝祥11月刚被免去吉林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公开...……

时代周报记者:罗仙仙

时隔8年,吉林银行又一位前任董事长落马。

11月18日,吉林省纪委监委官网发布消息称,因涉嫌严重违法违纪,吉林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宝祥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张宝祥11月刚被免去吉林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公开资料显示,他曾担任吉林银行的前身——长春市商业银行的党委书记、行长。2014年7月后,张宝祥调任吉林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

18日,吉林银行长春市某支行一位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行内听说董事长被带走的消息,目前业务没有受到影响,也未有接任者的公告或消息。”

在张宝祥任内,吉林省委巡视组两度进驻吉林银行巡视,分别为2015年10月和今年4月。第一次巡视的反馈情况中就指出,该行存在“行业信贷风险与廉政风险并存”等诸多问题。彼时,张宝祥表示,“完全接受整改意见……坚定不移地抓好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

如今,张宝祥成为该行又一位接受调查的金融高管。

吉林银行董事长一职由谁代为履职?11月19日,时代周报记者向该行董秘邮箱发去采访提纲,截至发稿尚未回复。

时隔8年又有董事长落马

事实上,张宝祥是一年来第二位被查的吉林银行高管。

去年12月,吉林省纪委监委官网发布消息,吉林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王安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今年7月,据吉林省纪委监委消息,王安华因违规收受礼品礼金、违规借用企业车辆;违反组织纪律,违规为他人安排工作,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涉嫌受贿犯罪等,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检察机关依法对王安华涉嫌受贿案提起公诉。

张宝祥也是8年来第二位落马的吉林银行前董事长。2011年11月,吉林省委原常委、省政府原常务副省长田学仁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田学仁曾任吉林银行董事长。

公开资料显示,张宝祥在地方政府部门和银行之间交替任职。2000年12月,他正式进入银行业,出任长春市商业银行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监事长,2005年11月任该行党委书记、行长。

不到一年,张宝祥回归地方政府任职,先后担任过长春市南关区委副书记、副区长、代区长、长春市宽城区委书记、吉林省政府外事办公室(省侨务办公室)党组书记、主任等职,直至2014年7月,调至吉林银行出任一把手。

吉林银行的前身为长春市商业银行,2007年10月在吸收合并吉林市商业银行、辽源市城市信用社的基础上设立而成。

2008年,该行还进一步吸收合并了吉林省白山、通化、四平和松原4个区域的城市信用社。

目前,吉林银行为吉林省内唯一一家城商行,在省内外分支机构有393个,包括1个总行、11个分行、1个分行级专营机构和380个支行及支行以下机构。

上半年净利润腰斩

据吉林银行半年报,截至2019年6月末,该行的资产总额为3802.39亿元,较2018年末增长5.08%。

吉林银行董事长是谁 副行长董事长接连落马

而据吉林银行2018年年报,该行当年归母净利润11.57亿元,较2017年大幅下滑62.07%。在张宝祥刚上任的2014年,吉林银行的年归母净利润还有26.6亿元。

据封面新闻,张宝祥最后一次在媒体公开亮相是今年9月26日,当时吉林银行在长春南湖宾馆召开以“美丽乡村吉银相伴”为主题的“吉e农”百亿助推吉林乡村振兴战略发布会,张宝祥在发布会上致辞。

高管频频出事,上市路越走越长,净利润连年下滑,在气温已降至冰点以下的东北,总部位于长春市的吉林银行是否感觉到了阵阵寒意?

2018年12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发布:吉林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王安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在2014年的年报中,吉林银行表示,创造条件上市,是吉林银行成为特色鲜明、优势突出、品牌知名度高、同业影响力强的领先型商业银行的客观需要,并提出了“创造条件实施上市战略”作为2015年七大战略之一,和三年实现上市计划。

王安华从1999年6月起任工商银行辽源分行副行长,而后“转正”成为工商银行辽源分行行长,2005年5月,他曾担任工商银行四平分行党委书记、行长,2007年6月成为辽源市城市信用社党委书记、董事长。从2007年10月起,担任吉林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

原标题:千亿级银行原董事长落马!任上发生5.8亿骗贷案,曾说“常思贪欲之害”

张宝祥在2014年上任之时表示,要用最短时间熟悉吉林银行的情况,沉下去调研,摸清发展过程中存在哪些问题,与班子成员和团队一道化解历史遗留问题,研究引进战略投资者等重大决策。

值得一提的是,一年前,吉林银行一位副行长同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上市未果的吉林银行逐渐面临着巨大的资本金压力。据吉林银行年报显示,2018年末,吉林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拨备覆盖率分别为10.7%、8.87%、150.19%,均勉强高于监管红线,资本金已捉襟见肘。

据中国吉林网消息,今年6月,吉林银行举办“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集中学习研讨班。时任吉林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宝祥在集中研讨时还强调,需自觉提高政治站位,牢固树立“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要严格做到对标对表,查找差距、挖掘潜力、激发动力、释放活力,不断提高政治能力。

上任时曾表示要“常怀律己之心,常思贪欲之害”

据北京青年报,张宝祥在上任时曾表态,“要严格要求自己。益吉林银行之事,不因善小而不为,害吉林银行之事,不因恶小而为之。时刻自警自省,干干净净做事,堂堂正正做人,常怀律己之心,常思贪欲之害”。

上半年,吉林银行实现营收46.89亿元,同比增长16.99%;归母净利润7.85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5.48亿元相比,降幅近50%。

净利润大减最为直接的原因是,该行在同期的贷款类减值损失准备支出大增178.92%至22.9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14.74亿元。

尽管如此,吉林银行的不良指标仍出现“双升”。

其中,不良贷款余额较2018年末增加7.36亿元至69.22亿元,不良贷款率也继续维持在2%以上,较2018年末增长0.04个百分点至2.86%。银保监会披露的数据显示,全国城商行整体不良率今年二季度末为2.3%。

一份判决书或可窥见一斑。11月1日,裁判文书网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吉林银行大连分行遭骗贷5.8亿元,截至2018年12月18日,贷款本息损失至少6.54亿元。

在半年报中,吉林银行并未披露企业贷款行业分布情况。以2018年年报来看,该行的前五大贷款行业分别为批发和零售业、制造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房地产业和建筑业,占全部贷款比重为19.39%、17.86%、11.75%、5.06%和4.14%。

前五大贷款投放行业的占比尽管较2017年有所下降,但合计占比仍超过50%。

“受异地分支机构不良贷款发生率高、贷款企业偿债能力普遍下降的影响,近年来吉林银行信贷资产质量持续下滑。”联合资信在2019年评级报告中指出:“未来一段时间,吉林银行不良贷款率可能有所上升,资产减值准备面临较大计提压力、盈利能力与资本充足性将持续承压。”

上市进程止步不前

“吉林银行已与政府及部分投资人达成增资意向,将于2019年进行增资,预计增资规模为 70亿~110 亿元。”上述评级报告称。

吉林银行于2008年启动了第一轮增资扩股,曾引入了东方资产、新湖中宝等一批企业入股该行。

2010年,外资企业韩亚银行入股并成为该行第一大股东,持股占比达16.98%;紧随其后的四大股东依次为长春市融兴经济发展有限公司、吉林省金融控股集团、吉林亚泰(集团)和吉林省投资集团,持股分别为11.86%、11.14%、9.96%和4.3%。

吉林银行无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在上述大股东中,吉林省金融控股集团的实控人为吉林省国资委,吉林省投资集团则是吉林省财政厅的全资控股公司。

2019年6月末,吉林银行并表口径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已接近监管红线,分别为10.77%、8.9%和8.9%。

上述评级报告指出:“成功增资后,将对吉林银行的资本充足水平起到较大提升作用。”

相较于东北三省中的其他城商行,无论是区域地位或股东背景,吉林银行的发展似乎更具优势,但截至目前,黑龙江省、辽宁省均已有城商行上市,吉林省上市银行仍为空白。

吉林银行对于上市早有筹谋。在张宝祥甫任吉林银行一把手的2014年,该行就在年报中提出,“将于3年时间争取实现上市”。

5年后的今天,吉林银行的上市路仍未有实质进展,张宝祥却已落马。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吉林银行董事长是谁 吉林银行陷多事之秋

吉林市人民检察院在起诉书中指控:王安华利用担任工商银行四平市分行党委书记、行长,吉林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等职务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索取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据吉林银行利润表显示,在营业收入保持增长的前提下,利润腰斩的主因为“资产减值损失”。

近日披露的一则裁判文书,则详细披露了一起吉林银行大连分行涉及的骗贷案件:2015年,大连长波物流有限公司依据虚假的财务报表和审计报告,在吉林银行大连分行获取5.8亿元贷款,该贷款现已逾期至今未还。截至2018年10月21日,吉林银行大连分行贷款本息至少损失6.54亿元。

吉林银行去年的资产减值损失大幅增长至34.14亿元,增幅超两倍。到了今年上半年,该行的资产减值损失依旧增长迅猛,从去年同期的1.81亿元增长至22.48亿元,同比增长11.42倍。该行表示资产减值损失之所以上升迅猛,原因还是在于贷款减值损失的增加。

吉林银行2019年半年报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该行资产总额达到3802亿元,共实现营收46.89亿元,同比增长了17%,归母净利润7.85亿元,同比大幅下滑了49.29%。

张宝祥生于1964年7月,汉族,吉林柳河人,1986年7月参加工作,1984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在职研究生学历。从2014年7月上任吉林银行董事长,到2019年11月被免职;张宝祥在吉林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任上任职5年4个月。

11月18日,吉林省纪委监委官网发布消息,吉林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宝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这也是继去年底吉林银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王安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后,吉林银行又一名前任高管落马。

事实上,吉林银行早在成立之初就透露出上市的打算,却因资产质量、撤资和内部人事问题几经搁浅。

今年7月,据吉林省纪委监委消息,吉林银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王安华因违规收受礼品礼金、违规借用企业车辆;违反组织纪律,违规为他人安排工作,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涉嫌受贿犯罪等,被“双开”。而后吉林检察机关依法对王安华涉嫌受贿案提起公诉。

这或许可以在吉林银行收到的罚单中寻得端倪。今年7月18日,大连银保监局发布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吉林银行大连分行因未严格执行内控制度,贷款质量五级分类不准确,信贷资产质量严重不实,被罚款50万元。

和紧缺的资本金“适配”的,是持续下滑的经营业绩。

2015年年报中,吉林银行更进一步,提出要在五年内“成为全国具有较强影响力综合性上市金融集团”。数年过去,一直谋求上市的吉林银行在IPO的路上渐行渐远。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thmzxx.com 斯玛头条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