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玛头条

黑暗之魂3盖尔 《黑暗之魂3》DLC——最后的火堆

日期:2019-12-18 来源:黑暗之魂3盖尔 评论:

[摘要]注意!严重剧透DLC!首先,我们知道第一个篝火的名字叫做The Dreg Heap,人渣堆。这个名字本身非常的耐人寻味。因为我们知道dlc的环之城是在地下的,而通过幽邃教堂我们知道人渣是一种会沉淀的物质。这是否代表着幽邃教堂实际上就是源于此...……

注意!严重剧透DLC!

首先,我们知道第一个篝火的名字叫做The Dreg Heap,人渣堆。这个名字本身非常的耐人寻味。因为我们知道dlc的环之城是在地下的,而通过幽邃教堂我们知道人渣是一种会沉淀的物质。这是否代表着幽邃教堂实际上就是源于此地?或者说这里……就是所谓的“幽邃”的一部分?

人心沉淀物

我们见到的第一个朝圣者npc的对话:

Oh, your head's square on your shoulders is it? I thought that clamouring tin can was the last, but here we go again. What is it you want from this old stone-humped haag? Ive nothing for you , not a smithereen. I just like to stand here, and tak in the view.

噢,你还活着吗?我以为那个吵吵嚷嚷的铁罐就是最后一个了,但是你又来了。你想从我这个石背老太婆这得到什么?我没什么给你的,一片碎片都没有。我只是站在这儿看看风景。

首先,这里老太婆提到的“吵吵闹闹的铁罐“应该指的是我们在后面会看到的第二个npc Lapp,一个失去记忆的不死人,穿着盔甲,话很多。

朝圣者

Keep your mablees intact, love, at least until i lose mine.

保持你的理智完整,亲爱的,至少保持到在我失去我的之后。

At the close of the age of fire, all lands meet at the end of the earth.

Great kingdoms and anaemic townships will be one and the same. The great tide of human enterprise, all for naught.

That's why i'm so taken by this grand sight.

This must be what it's like to be a god.

在火的时代的结尾,所有的土地会在大地的终端相聚。

伟大的国家和贫乏的城镇都会同化并变为一体。人类的事业的巨大浪潮,一切为零。

这就是为什么我被这片壮观的景色吸引到原因。

这一定是作为一个神的感受。

这里提到的”all lands meet at the end of the earth“非常interesting,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看到推土塔了—人类国度的建筑都沦落到了这里,而二代的整个背景,都是建构在人类国度之上。

同时这里的大陆”收缩“的概念也非常interesting,不得不让人联想到现实生活中科学家们提出的宇宙”大收缩“的理论,在空间膨胀到一定程度之后宇宙就会开始收缩,回到原点。如果你把初火和熵联系起来,听起来似乎也不是没有道理。

壮丽的景色

Oh, if you can't stop yourself - at least hear this.

Far below, theres a deep, dark hole carved out of a tree.

From time to time, voices brim in the depths of the cavity, even now.

Mutterings of the very demon that prince lorian spoke of, i'm sure.

Horrible sounds, of an afflicted thing yet cursing men.

哦,如果你不能阻止自己 - 至少听听此言

在遥远的深处,那里有一个深远,黑暗的洞刻在一棵树上。

时不时的,声音会从空穴对深处传出,现在也是。

洛里安王子提到那个恶魔的低语,我坚信。

是一个被折磨的东西诅咒着人类的可怕的声音

这里说的“黑暗的洞”刻在树上,但是没有提到“树”或者“洞”的大小。再加上一代的整个罗德兰大陆都是建在一棵树上的,这里的大小我还是抱有怀疑……

罗德兰的立体地图

对完话过后老太婆就变成了一个商人。不过是值得注意的是Vaati提出来这个物品描述非常耐人寻味:

Old Woman's Ashes

Umbral ash of the old stone-humped woman

Things that have dreadfully run their course accrue at the great dreg-heap. This old woman was once the wet nurse of royalty.

老太婆的骨灰

石驼背的老太婆的骨灰

堆积在大人心堆的事物都非常极端的行走在其道上。

这个老太婆曾经是一个皇家的奶妈

这里的“royalty”一词用得非常耐人寻味。在整个黑魂世界里,有几个家族可以称得上叫“皇家”?我心目中只有三个:一代王城葛温势力,二代多兰古雷格老王,以及三代的洛斯里克。根据后面提到的洛斯里克的其他人物联系起来,再加上这种石背的朝圣者只有三代有出现,更大的可能这个朝圣者是洛斯里克的奶妈。

但是是谁的奶妈呢?洛里安?洛斯里克王子?这就要看到时候dlc出来老贼要怎么解释了。而且这里他在对话里面提到了洛里安,难不成她曾经是和洛里安一起在这里一同讨伐恶魔王子的吗?

或者是这位奶妈?

游戏流程继续前进,在某种机缘巧合(我还是不剧透这里了)之下你会遇到第二个Npc,Lapp。

oh, look at you, you've got your head screwed on correct.

Fantastic, to meet a kindred spirit, on this godforsaken crag.

噢,看看你,你的头脑是清醒的!

真是神奇,在这里见到一个友善的灵魂,在这个被神遗弃的峭壁上

“godforsaken”,这里乍一看可能是个比喻的形容词,但是仔细一想也有可能就是他的直意—这个地方已经被众神,被葛温他们遗弃了,不管是有意的还是不得不放弃的。

Call me Lapp. I can't remember my real name, so let's just go with that.

I have a feeling we're going to make a fabulous team. Oh, you'll see, you'll see!

ohh, in all honesty there's something i should tell you

I'm..a hollow. Yes, i try to play it off, but i haven't a clue about my past.

Who i was , or what i lived for. Not even my own blessed name.

That's why i've come here, searching - for the purging monument, said to be in the ringed city. Where the pygmies who found the dark souls at the dawn of fire reside.

All i can say is, those little stones aren't doing much to help me remember anymore..

叫我Lapp吧。我记不得我的真名了,所以就叫我那个吧。

我有一种感觉,我们会成为一个奇妙的团队。哦,你会懂得,你会懂得。

哦哦哦,我有一些实话我应该跟你说,我是……一个游魂。对,我尝试假装有,但是我对我的过去没有一点线索。我是谁,或者我为什么而活。甚至我自己的被祝福的名字。

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来这里,寻找着相传在环之城的解咒碑。在矮人们在火之初找到黑暗之魂们的地方。我可以说的只有,那些小石头已经帮不上我的记忆了……

这段对话十分的值得研究:首先,这里老贼在一起引入了二代的“游魂”会逐渐失去记忆的设定。同时最后一句里面提到的“小石头”应该就是解咒石了。这里的解咒石的描述非常像二代的人像:捏一个会恢复记忆,但是捏完了又死了就游魂化开始失去记忆了。同时他提到了“帮不上我的记忆”,代表在重度游魂化(他完全失去他的记忆)下即使是解咒石也恢复不了记忆和人性了。这也是为什么他要到这里寻找所谓的”解咒碑“。这里的解咒碑很有意思,既可能是人性残留的石头,在曾经黑暗之魂开采出来的地方可能会有残留物,或者说是和罪业女神的雕像有关系,因为我们在不死聚落找到的雕像也有解咒的功能。

还有一个非常值得指出来的细节是他在提到矮人”Pygmy“和黑暗之魂”dark soul“的时候使用的都是复数,”pygmies“ 和”dark souls“,应该指的就是人类作为一个族群把第四魂黑暗之魂分散为人性的这个举动。不过很有趣的是,他又是怎么知道的呢?我们在一代是深渊大蛇卡斯告诉我们的,而三代和卡斯有着深切的渊源的只有隆道尔教堂……难道这位Lapp也是隆道尔教堂的一员?

一代开场cg里面出现的孤独的矮人

往后走你会看到天使,但是如果你要射箭射死天使的话她还是会原地复活。你必须要把地上的一些朝圣者的尸体上长的一种粉色的生物杀死这些天使才会死。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天使攻击时射出来的光柱会散发为羽毛,象征着天使教和隆德尔教堂的渊源——或许两者本就是一体?光与暗的分别,但是并不一定是得对立。而且本身巡礼蝶的身体构造和这些天使的构造也有些近似,会不会这些天使就是巡礼蝶的最终的进化状态?

不管怎么说,老贼这次总算是有可能填一波天使教的坑了,好事好事。

巡礼蝶们

黑暗之魂3盖尔 《黑暗之魂3》DLC——最后的火堆

虽然《辐射3》获得了成功,但它完全不同于Interplay的经典之作。黑曜石的加盟将剧情移回了西海岸,并重新引入了诸如声望和派系权力斗争等元素。黑曜石几乎扩展了Bethesda的每一个方面,让游戏更少地关注善恶,更多地关注你应该信任谁。它还增加了许多我们喜欢的经典游戏中的幽默。“你怎么能不爱上一个给你核弹发射器的游戏呢?”

你可能期望所有的辛劳和麻烦最终会导致一个公正和幸福的结局,但它不会。白狼不是英雄;他只不过是一个旁观者,试图保护他仅有的一点东西不受周围混乱的影响。他的探索是完全个人的,由一个丰富多彩的,偶尔怪异和令人惊讶的角色阵容推动,真正把游戏演活了。白狼独自工作,但他感觉自己更像是“众人中的一员”,而不是其它RPG游戏的世界救星。

传火,只是触碰火焰,放弃希望,以自己换取世界平安。火重新燃起,或许不那么旺盛,但已经足以照亮世界

灭火是放弃已经腐朽不堪的世界,等待防火女看到的一线光芒。

传火,大家会发现余灰燃烧的火焰相当暗淡,比起一代的初火简直就是小火苗。这也意味着玩家所做的一切只是稍许延续了这个世界的生机。下次敲钟之日,余灰和薪王均已不在,还能烧什么呢?

同时我们还会见到一种被杂草覆盖的洛斯里克骑士,其中一个会使用一个叫洛斯里克战旗的武器。

洛斯里克战旗(Lothric War Banner)

The flagpole that once carried the Lothric crest, and guided the knights long ago.

曾经飘舞着洛斯里克徽章的旗杆,很久以前带领过骑士们。

这段物品解释可以说是进一步确认了洛里安曾经带领过洛斯里克骑士们来过这个地方,讨伐过恶魔王子并尝试进入过环之城。但是出于某种原因,有些洛斯里克骑士似乎被困在了这里。

继续前行一段路,打败一个Harald骑士,我们会捡到这把武器:蓝晶匕首(Aquamarine Dagger)

"A dagger fitted with aquamarine crystal"

Engraved with a prayer in the old tongue to ward off incident. Perhaps it was a parting gift given to one sent off on great travels

一把安装了蓝晶的匕首。

刻有一段古老的语言的祷告以避免生事。可能这是一个送给前往伟大旅途的离别礼物。

”sent off on great travels”不知道洛里安不远万里跑到这地底下的环之城讨伐恶魔算不算的上伟大旅途。古老的语言和洛斯里克也很配得上套,介于洛斯里克的几个会说话的都操着一口thou。

名字本身非常的自带说明性。很明显环之城的地壳运动把这个铁王的王后让奴隶修建的庞大的建筑搬到了这个地方来。

简单的说一下吧,你在这里会看到沙法,会掉装备,还有一个沙法的咒术可以拿。这里还有一个沼泽,里面有个好东西(楔形石原盘),还有盖尔的衣服能拿。

这里你会再一次遇到我们之前遇到的lapp,他会跟你说这个沼泽里面有好东西,你可以去试试拿一下(私李!佩特!)。如果你拿到了回来和他对话他就会哈哈哈太好了,来喝一杯庆祝一下,然后给你一个洋葱给你的那种酒。如果你没拿到,再和他对话他就会把这个原盘给你。

就是这个Siegbrau

在这里我们会见到一些来自洛斯里克的小偷/囚犯。估计是他们军队一路抓的人,或者带过来的替死鬼什么的。

后面会有一段类似恶魂龙神一样的天使躲猫猫战,你在预告的时候应该看到的。不过发现的有趣的一点是这个天使他在不射击的时候会抬头看向黑暗之环。我认为这又进一步的把这位天使和黑暗之环以及隆德尔一行人联系起来了。

最后这个部分就是boss战了。

Phase 1 一阶段

Simple fight. Teaches you the Bat's moveset. Easy to get a visceral attack before he hits 50% health

非常简单的战斗,教你蝙蝠的动作,在半血之前很容易打出一次处决。

Phase 2 二阶段

Demon From Below appears when Crimson Bat hits 50% health. One of them tends to prefer ranged attack while the other performs melee - however both are capable of both ranged and melee.

地下的恶魔会在蝙蝠掉到半血以下时出现。他们两个一个会偏向远程一个偏向近战,但是两个都是可以同时近战和远程的。

This phase is a fight against the camera.

这一段就是和视角做斗争。

Phase 3 三阶段

Demon From Below OR Crimson Bat turn into The Demon Prince.

死一个,另一个都会变成恶魔王子。

(unconfirmed未证实):

If I kill Crimson Bat first (easier, as it is 50% health when phase 2 starts) then The Demon Prince appears to have the floating chaos spell active during the fight, making it really hard.

如果我先杀蝙蝠(简单一些,毕竟二阶段的时候只有一半血)那么恶魔王子就会用悬浮的混沌法术,让战斗变得非常难。

If I kill Demon From Below first (harder, as it starts at 100% health in phase 2), then The Demon Prince appears to have a few lazer beam attacks, which leave him really vulnerable to attack.

如果我先杀下面上了的恶魔(更难,介于这货上来的时候是满血),那么恶魔王子就只会几招站桩火焰激光,让战斗变得更加简单。

This could be a way of rewarding the player with an easier phase 3, if they do the harder phase 2.

这个可能是一种通过二阶段难度选择奖励三阶段的手段。

恶魔王子的灵魂(Soul of the Demon Prince)

The Demon Prince, after his defeat to Lorian, retreated beneath the earth and lost the memory of the flame that burned within him, marking the end of demonkind.

恶魔王子,在他对洛里安的战败过后,撤回到了地下并失去了曾经在他体内燃烧的火焰的记忆,给恶魔一族的终结画上了句号。

非常基础的一个描述。大概就是洛里安没打死他,但是这货失忆了。或者说他游魂化了?我们知道游魂化会失去记忆,但是作为不死诅咒的一部分,你很明显死不了。

这有可能就是为什么洛里安如此肯定他杀死了恶魔王子,但是实际上恶魔王子活了下来的原因。他“杀死”了恶魔王子,恶魔王子只是复活了,但是这个复活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他不在是恶魔的一员了,他已经不会使用恶魔一族独特的火焰魔法了,没有火焰,他就称不上是一个活着的恶魔了,只是和我们在法兰要塞顶端上击败的石像恶魔那样的行尸走肉而已。

沸腾的混沌(Seething Chaos (pyromancy))

The last flame lit by a demon prince.This pyromancy hurls a clump of chaos.

Upon impact, this clump of chaos seethes wildly, condenses briefly, then explodes violently.

To the demons, these clumps are shreds of life.

恶魔王子点燃的最后的火焰。这个咒术摔出一丛(块)混沌。撞击过后,这丛混沌会狂暴的沸腾,收缩一瞬间,然后猛烈的爆炸。

(我猜可能是投掷版的罪火什么的)

恶魔的伤痕(曲剑)Demon's Scar (curved sword)

This chaotic thing, the last flame kindled by a demon prince, is shaped like the claw marks of a demon.

It is both a fiery bladed weapon, and pyromancy flame.

这个混沌之物,一位恶魔王子最后点燃的火焰,被做成一个恶魔的爪子的形状。

它同时是一把燃烧的刀刃武器和咒术之火。

打败boss之后你会得到的一个旗帜,非常关键的一个道具。

The small banner used by envoys of Great Lord Gwyn in the days of yore.

Face the ringed cliff and hold the banner high to summon facilitators of transport.

For the pygmies, who took the dark soul, the Great Lord gifted the Ringed City, an isolated place at world's end, and his beloved youngest daughter, promising her that he would come for her when the day came.

 昔日葛温大王的使节曾经使用过的小旗帜。

面对环状的悬崖并高举旗帜以召唤运输人员们。

对取走黑暗之魂的矮人们,大王赠与了环之城,一个在世界的尽头隔绝的地方,和他心爱的最年轻的女儿,向她保证他在那一天来临的时候他会为她而来的。

这一段剧情十分、十分、十分关键。首先我们知道这地方估计也有一个滴滴恶魔,和高墙一样。而且这里提到了葛温赠与环之城,证明他已经知道矮人,或者说人类已经取走了黑暗之魂了。但是他没有什么办法,因为注意文中使用的矮人一词是复数,”pygmies“,代表那个时候可能黑暗之魂已经被分割到矮人之中了。不论是不怀好意的阴招,或者是无奈的妥协,葛温赠与了矮人们环之城,并把他最年轻的女儿留在了这里。

还记得我们在dlc预告片看到的那个抱着破碎的蛋的巨大的女孩吗,这里提到的女儿估计99%就是她了。

首先,从什么时候开始,葛温还有一个女儿的……很神秘。不过这里先不追究这么多,王族很能生也说不定。但是最关键的问题是为什么葛温会把他的女儿抛弃在那个地方?除去葛温疯了吃饱了闲着以外,我个人认为最大的可能还是跟预告里面那个女孩抱着的巨大的破碎的蛋有关系。葛温的女儿抱着一个蛋,最大的可能就两个:封印or孵化。

我个人认为是孵化,介于我们看到蛋已经碎了。而且雌性孵化蛋听上去也比较合理。那么现在的谜团就很明朗了:蛋里面究竟是什么?知道的这个关键信息我们可能就会知道为什么葛温对环之城的态度是这样了。

当然,上面这一段是假设那个破碎的白色球状容器是蛋的情况下,也有可能那玩意不是蛋,那么上面三句话皆为胡茬。

滴滴恶魔

总结一下,我们在这短短的从开始到第一个boss的这两个篝火就发掘出了不少宝贵的信息,老贼说的这是一个剧情dlc果然没错。从这里我们看到的老贼可能在这个dlc要填的坑包括:人之脓&黑暗之环,洛里安的剧情,恶魔一族的剧情,天使教的剧情,隆德尔的剧情,黑暗之魂究竟可能是个什么,同时二代也在设定中很自然的被引入到游戏中来,也是我很喜闻乐见的一件事。

黑暗之魂1防火女 防火女和金闪闪事件攻略

《巫师2:国王刺客》史诗般的规模是无法忽视的,只不过在大格局下,游戏的剧情有点短,玩完超级不过瘾。当时谁能想到,竟然还要等那么久才出三代。我当时以为2代只是开胃菜呢。但在残酷丑陋的世界中,选择的力量使它令人难忘。道德上的不确定性从未如此强烈地呈现出来:你做出的决定实际上很重要,结果往往是不可预见的,也很少像你希望的那么好。

至于矮子薪王,就更没心机了。你一刀砍死他,下次回营地他依然在王座上,嘴里还会喊着好烫好痛救救我之类的。他做到了燃烧自身,忍受痛苦当着没啥好处的薪王。真说他有啥阴谋,那也就是“怎能劳资一个人受苦,妈卖批给我把那四个也抓回来烧”。

所以在黑暗之魂的故事里,笔者认为英雄只有两位:葛温和盖尔。黑暗之魂系列以一位英雄葛温获取力量开创火之时代做头,到初火燃尽另一位英雄盖尔牺牲自己创造新的“容身之所”结尾,以完整的形态展现了整个火之时代的故事,并留下了新时代诞生的希望——也就是小姐姐正在创作的新的画中世界。而玩家就像在阅读史书一样作为旁观者重温,最多亲眼见证这一时代的兴衰更替。

至于结局,倒是大同小异,都指向了这个火之轮回的终结。

新维加斯的“硬核”模式使荒原生存更有趣,限制了很多能力。这使得游戏更困难,但也更有挑战性。如果你不喜欢原版,还有很多其他的mod来调整,包括游戏总监Josh Sawyer自己做的平衡调整mod,官方和个人版本都让这人给做全了,真有你的啊。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thmzxx.com 斯玛头条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