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玛头条
当前位置:首页»综合

“我不想你再四处流浪!”儿子绝食拒绝治疗,单亲妈妈听完泪流满面

日期:2019-12-26 来源: 评论:

[摘要]在重庆市涪陵中心医院ICU里,柯龙听护士说妈妈把房子卖了给他治疗的时候,气的两天没吃东西哭着问:“我不要妈妈救我,房子没了妈妈住哪里,那是我跟妈妈辛辛苦苦挣钱才换来的房子。”绝食两天后,在护士的劝说下,柯龙才勉强吃了点东西。到了探视时间,刘...……

在重庆市涪陵中心医院ICU里,柯龙听护士说妈妈把房子卖了给他治疗的时候,气的两天没吃东西哭着问:“我不要妈妈救我,房子没了妈妈住哪里,那是我跟妈妈辛辛苦苦挣钱才换来的房子。”绝食两天后,在护士的劝说下,柯龙才勉强吃了点东西。到了探视时间,刘燕走进ICU,柯龙见到妈妈的一瞬间,一下子哭了出来:“妈妈,我不想你再流浪了……”刘燕泪流满面的抱着他:房子没有你的命重要,只要你在。

今年九岁的李柯龙,因一次意外导致全身烧伤面积达到50%。2019年4月5日,小柯龙跟着学校组织的春游出去烧烤,回家后,比自己大三岁的舅舅听着好玩,便也吵着要去。次日4月6日,天气晴朗,刘燕扭不过弟弟,便带着弟弟和儿子李柯龙再次去烧烤,就在高兴之余,意外发生了。母亲刘燕回忆:“当时木炭烧的不够旺,孩子就往炉子里倒入了液体酒精助燃,由于孩子没控制好量倒多了,一瞬间柯龙上身成了火球。

今年34岁的刘燕从小就生活在单亲家庭,父母在她三岁时便离婚了,刘燕从小跟着父亲刘武益长大,刘武益后来又反复再婚了两次。而刘燕的母亲陈小梅对刘燕从来都是漠不关心。刘燕六岁的时候,父亲在煤矿工作,工资全部交由刘燕的爷爷奶奶管,有时候刘武益发工资就去赌钱,爷爷奶奶也不给刘燕饭吃,幸得邻居们经常给刘燕送吃的,刘燕才能得以活着。在这样的环境下,刘燕初中只读了一学期就辍学,开始帮姑姑摆摊。

2008年9月,刘燕经媒人介绍认识了柯龙的父亲李胤霖,在家人的劝说下,两人认识一年后便步入了婚姻的殿堂。由于刘燕的父亲自顾自,婚后刘燕就一直带着当时只有三岁的弟弟刘洋冰,也因此导致丈夫李胤霖十分不满,两人感情也逐渐疏远,2012年两人便办理了离婚,离婚时儿子柯龙只有两岁。

离婚后柯龙便跟着妈妈开始了流浪的生活,刘燕带着柯龙和弟弟刘洋冰一起生活,每天天不亮就起床进货,进水果卖,柯龙和舅舅自己照顾自己的生活,等放学后叔侄俩就去帮刘燕摆摊。2016年在刘燕母子的努力下,终于存够了10余万,他们按揭了一套属于自己的家,柯龙十分开心,因为终于不用再四处搬家了,有了属于自己和妈妈的家。然而天不遂人愿,谁又能料到会发生如此大的变故,就因为一次烧烤……

柯龙受伤后当即被送到了重庆市涪陵中心医院,只呆了一晚上柯龙便无法呼吸了,病情恶化,随即转院到了重庆市医科大学陆军军医附属西南医院ICU。据主治医生介绍,柯龙烧伤面积达到50%,属于特重度烧伤,前期的治疗费,保守估计也要40万左右,还不包括后期的植皮手术,孩子的治疗和康复将会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在重症监护室呆了快两个月,刘燕房子和自己摆摊的车都卖了,后来实在拿不出钱缴费,柯龙便被转到普通病房,在二次植皮手术做完后,休养了一周,柯龙已经变的连走路都不会了,医生要求柯龙下床慢慢的锻炼走路,许久没有下地,柯龙整双腿就像拖了几十斤沙袋一样,一点力气都使不出。在妈妈的鼓励下柯龙总算是鼓足了勇气忍着疼,下床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走,疼的冒汗。

刘燕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为了让柯龙还能跟正常孩子一样回到学校,刘燕就算是豁出自己的性命也要让儿子继续治疗,刘燕每天早上3-4点就起床拿货,白天就打零工搬砖,扛水泥,晚上摆摊卖水果,有时候时间太紧连口饭都吃不上,顶着重庆40度高温仍然坚持着为儿子挣治疗费,可即使她再努力一天下来最好的收入就两三百元,柯龙一支药膏的钱就要200多,由于受伤面积大,一天要擦30支药膏,还要时常的手术。

柯龙前期的治疗已经花去80余万,这些钱全是刘燕卖了房子和摆摊用的车子,加上一些爱心人士的帮助,但还欠下十多万的外债。柯龙的父亲李胤霖也买掉了自己的安置房给柯龙凑治疗费,柯龙后续的治疗还需要很漫长的一个过程,因为刘燕的童年是悲惨的经历,所以她视柯龙如命,刘燕说“只要能救柯龙我愿意付出我的一切,包括生命。”即使每天打三份工,因为她希望柯龙的童年是快乐的!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thmzxx.com 斯玛头条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