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玛头条
当前位置:首页»综合

一对老夫妻和两个小动物的故事 06黑子看家(原创)

日期:2019-12-29 来源: 评论:

[摘要]图片来自网络06.黑子看家自从常大叔摔伤了腿,躺在炕上不能下地干活开始,黑子天天卧在炕脚下的地板上。春天来了,麦田里冰雪消融。麦子开始起身,需要及时除草。穆大婶只要下地干活,花花就跟着一起去地里,有时它又中途回家看看,然后再到地里陪着主人。...……

图片来自网络

06.黑子看家

自从常大叔摔伤了腿,躺在炕上不能下地干活开始,黑子天天卧在炕脚下的地板上。

春天来了,麦田里冰雪消融。麦子开始起身,需要及时除草。

穆大婶只要下地干活,花花就跟着一起去地里,有时它又中途回家看看,然后再到地里陪着主人。

两只小动物,给人一种感觉是,黑子既是陪着男主人,又是帮着看家护院。花花跟着女主人,偶尔还会跑回家中,似乎担心家里有什么事似的。虽然不能与人交流,但是它俩之间似乎有什么默契一样。

这一天,穆大婶去麦田锄草,花花跟到地头转了一会不见了。过了大约半个小时,花花又在地头出现了。

“花花,你干啥去了?”穆大婶问。

花花“喵喵”的叫了两声,走到主人脚边,头在主人的脚上蹭了蹭。

穆大婶锄草,花花站在前边等着。

黑子在家里,有人来家里看常大叔,听见熟悉的脚步声,它卧在地上不动,也不叫。若是生人开门进来,走到门口它就大声叫。大叔在家躺了三个月,它就守了三个月。

一天,穆大婶去麦地里拔燕麦草,花花也跟在地里。

不久,花花回家去了,过了很久才又回到麦地里。走到穆大婶跟前,“喵喵”叫了两声。穆大婶继续干活,没有理睬它。它又“喵喵”叫了两声,穆大婶依然没理睬。

花花着急了,咬了穆大婶一口。

“花花,你还咬人,打死你。”穆大婶训斥着花花。

花花依然往穆大婶身上扑,还想咬主人。

穆大婶追着打它,它掉头往回跑。

也是快到饭点了,穆大婶准备收工回家做饭,提着篮子往家走,花花在前边跑得很快,不像往日走在主人前边慢悠悠的样子。

穆大婶觉得奇怪,加快了脚步往回赶。

图片来自网络

走到大门口就听见房子里有几个人说话。

她放下篮子,走到卧室一看,隔壁的医生和妻子在家里,还有一个陌生人也在。

“婶子回来了。”隔壁妻子问。

穆大婶看那个陌生人的裤脚烂了,问:“你这是咋了?”

“黑子给撕烂的。”常大叔说。

“哦,哦。”黑子怪叫两声。

“我在陈村,路过门口,看大门虚掩着,想进来讨碗水喝。没想到,刚一打开门,从房子里窜出来一只黑狗,一下就把我裤脚撕了一个口子,好在没伤到人。”陌生人说。

“水喝了没有?”穆大婶问。

“大叔已经给我水,喝过了。”陌生人说。

“给些钱,让小伙子买条裤子吧!”常大叔对老伴说。

“不了,回家让媳妇给缝一下就行了,裤缝子被撕开了,别的地方好着哩。”陌生人推辞说。

“我给你缝缝。”穆大婶说。

“不麻烦了,家里有缝纫机,很方便的。”陌生人说。

“不好意思,你不要走了,在这陪你叔说会话,我去做饭,吃过饭你再回去。”穆大婶说。

“不了,我回家吃,不麻烦你了。”陌生人说。

“我们也要吃饭,不麻烦。狗把你的衣服撕开了,你不让赔,也不让我给你缝,饭一定要吃。你坐着,啥都准备好了,很快就好。”穆大婶说。

“你就留下来吃顿饭吧!”常大叔也说。

“那好吧!”陌生人答道。

饭后,陌生人要走,黑子围着那人转了一圈,然后头在那人身上蹭了蹭,最后叫了两声。

“黑子把你认上了,以后再来,黑子就不会往你跟前扑了。”穆大婶说。

黑子听主人说自己,又叫了两声,然后在主人腿上蹭了蹭,卧到垫子上去了。

三个月后,常大叔可以正常下地干活,这时麦子已经长得很高了。

麦田里长出了许多麦蒿草,还有没有拔干净的燕麦已经成熟。为了来年麦田里少生一些草,常大叔夫妻俩抓紧时间在地里拔草。

花花和黑子一起跟着在地边打闹。麦子长高了,两个小动物不敢进麦子里边去了,怕主人生气了打它们。

两只小动物,就像老人的两个孩子一样,天天与老人形影不离。其实两老人也离不开这两个小动物了。

图片来自网络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thmzxx.com 斯玛头条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