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玛头条
当前位置:首页»综合

刘作虎:「以小博大」的方法唯有专注,不做对用户无价值的事情

日期:2019-12-31 来源: 评论:

[摘要]除了开放、不将就,用户思维也是一加的核心价值观。回顾即将过去的 2019 年,市场并非对所有手机厂商都那么友好。一个明显的趋势是,人们更愿意为好产品买单,「性价比」的魔力正在日渐式微,创新成为了品牌得以继续向前发展的主要推动力。在这样的大环...……

除了开放、不将就,用户思维也是一加的核心价值观。

回顾即将过去的 2019 年,市场并非对所有手机厂商都那么友好。

一个明显的趋势是,人们更愿意为好产品买单,「性价比」的魔力正在日渐式微,创新成为了品牌得以继续向前发展的主要推动力。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有不少曾经我们熟悉的品牌退出了历史舞台,但也成就了那些一直走在行业前端的探索者。

刚刚迎来六周岁生日的一加,就是其中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品牌。精品化的产品策略,让这家年轻的手机厂商在 2019 年取得了快速增长。根据调研机构 Counterpoint 发布的全球高端智能手机市场调研报告显示,其在 2019 年第一季度全球高端智能手机的市场份额中排到了第四名。

落地到产品端,上半年发布的一加 7 Pro 在国产手机中无疑是一个现象级的存在。出色的市场反馈之外,90Hz 流体屏的加入,不仅让其本身收获了众多赞誉,也成功引领了行业新的标准和发展方向,而这,以往只有在 iPhone 身上才会发生。

在行业一片红海之时,一加手机却逆势成长,似乎是「手机战场里的局外人」,并没有受到冲击。他们是如何做到的?背后有着哪些独属于一加人的产品哲学?就这个话题,GeekPark IF X 上,一加手机创始人CEO 刘作虎与极客公园创始人总裁张鹏展开了一场对话。

以下为对话实录(经过极客公园编辑):

张鹏:今年是你第三次来到我们大会了,前面两次都是在台上演讲,这次坐在这里,应该会轻松一点。

刘作虎:我刚刚上台挺紧张的。

张鹏:没关系,我们今天聊的都是非常轻松、对大家很有启发的话题。首先让大家看一段视频,这是一加手机在海外新品发售时的情景,排队等待购买的人特别多,我当时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觉得这得花多少钱雇托啊。

刘作虎:在海外是没法雇托的。

张鹏:以往这样的情景更多会发生在苹果身上,一加是怎么做到的?

刘作虎:在海外(特别是欧美),我也觉得很神奇,我们有很多支持者,每次新品发售时都有几千人排队,确实挺夸张。我们一直在试着总结为什么这些用户会这么喜欢一加,后来内部总结是两个原因:其一是对一加产品的认可,另外一个则是我们的社区文化以及用户思维。

我们一开始就在海外跟用户互动,做每一个东西总是先问一下用户的意见,比如我们有一个内测群,每星期都有一个内测版本,每两个星期会有一个公测版本,去跟他们互动,一直到现在也是如此。

除此之外,我们每年也会不定期举办很多活动,把全球用户召集到一起,来讨论大家对于产品端的一些需求。

张鹏:你们真的会听吗?还是说这是一种用户交流手段?

刘作虎:我自己将其定义成文化,有些东西是装不出来的。你可以装一年,但不可能装一辈子,所以我们从开始到现在一直保持这样一种基因,这是骨子里面的东西。

张鹏:通常来讲,企业做出来的产品只要大家喜欢买就行了,你为什么将这件事情看得这么重,甚至用社区的方式来定义它?

刘作虎:第一批用户的时候,我们能比较准确了解大家的需求,但是随着公司的发展,其实很难真正理解 00 后的需求,所以我们觉得听取用户的声音,是做好产品的指南针。我们的核心价值观除了本身的开放、不将就,其实还有一个就是用户思维。

张鹏:所以,要想做好产品,站在用户的视角去思考很重要。

刘作虎:我跟团队讲,每个人所有的工作都要回到用户的视角去推导是否有意义,是不是对用户有价值,这也是为什么一加在海外有众多支持者的一个重要原因。

张鹏:所以我觉得一个产品本身的态度,也会决定谁会是它的支持者。当然,你刚刚提到了好产品是核心,只有一个听的态度,产品不够好也不行。但好产品就能穿透所谓的文化之墙吗?

刘作虎:我们做海外市场很多年了,发现底层的逻辑其实是一致的,实际上没有国界。比如轻快流畅,美国人难道就不需要吗?都是一样的,其实包括轻薄、精致,这些东西我觉得在每个市场都一样。

做产品的时候,我们会不断去追问用户最底层的需求是什么,其实除了一些本地化的服务可能会有所不同,用户体验底层的东西,全球都是一致的。

张鹏:所以如果你做到了这些共性,其实可以打穿全球市场。

刘作虎:对,在一加的愿景里,我们想要打造跨域地区和文化的好产品。

张鹏:我注意到今年一加在国内市场热度上升的很快,就是因为你们的 90Hz 屏幕,它让大家对高刷新率这个概念有了比较清晰的认知。这背后的难点以及成本投入主要在哪里?

刘作虎:我们花 1 亿定制屏幕这件事情后来传播的很广,在做手机这件事情上,轻快流畅是一加产品突出的卖点,也是用户一个最基本或者说非常大的痛点。我们一直希望在流畅这部分做得更好,90Hz 响应的速度都是以毫秒计,比 60Hz 要流畅很多,响应速度也会更快。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 60Hz 屏幕刷新率和 90Hz 屏幕刷新率之间的区别是什么,但是当你真的用了 90Hz 屏幕,再回到 60Hz 屏幕你总是会觉得很卡顿。

张鹏:你是怎么想到 90Hz 的,用户真的需要 90Hz 吗?让用户打穿文化之墙的原点是什么?

刘作虎:我觉得原点就是我们追求的无负担产品体验,这是我们一直希望做到的,也是我们的产品哲学。当时下决心做 90Hz,是因为这是用户实际体验过程中的一个核心痛点,所以我们的态度非常坚决。

张鹏:以往提到流畅主要体现在游戏上,日常使用情况下你怎么理解流畅?

刘作虎:比如我们只做高端手机,其实高端产品和一般的产品相比,差异就在于细节。特别是流畅这个点上,可能很多用户注意不到,但是当你用了之后再回去,会发现其它 60Hz 的手机真的很卡,我们一直以来强调「不将就」就是因为我们在追求细节。

我们以前还聊过一个话题,就像皮克斯的一个小孩的动画,用真人拍摄之后再去做这个动画,很多就是细节上的表现,但是你让用户说出来具体的差异,他可能不知道,但却能感觉到。

张鹏:所以如果对于需求的判断是准确的,体验过程中能被感知,可能才是一个概念击穿用户的关键。

刘作虎:好东西用户最后一定能感知到。我经常跟产品团队举例子,你今天去买一辆 100 万的汽车会在意什么?

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很多人买过超过 100 万的车,你买回来之后,可能不太在意发动机的参数或者其它东西,只是看它的设计漂不漂亮、细节好不好、做工好不好。我觉得好产品能给你幸福感,至少让你觉得很舒服。

张鹏:这种幸福感往往都是在使用过程中才能感受到的,而不是在购买的那一瞬间。

我也用了一加手机,我发现氢 OS 在安卓体系里,比较明显的一个特点是比较干净,尤其是没有广告推送,我还挺替你着急的,一加作为一家创业公司,用户量在全球也很多,为什么不做互联网广告业务?

刘作虎:做任何事情要回到用户价值上,对用户没有价值并且还产生干扰的事情我们不做。在工具里面推广告,用户会很烦,开个机还要看你的广告,这个对用户来说可能是一种负担。

所以,我们一直说要简洁,不要给用户造成负担,这是我们做系统的原则,也是我们系统在海外成为一大部分用户购机的理由。氢 OS 在海外的评分是所有系统里最高的,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我们的系统非常简洁、干净、流畅。

这里有很多细节的东西,只要你把产品做好,商业模式、挣钱的模式总会有的,没有广告,可以把手机卖的贵一点,每个企业的逻辑不一样。

张鹏:听起来你这个简洁是源于本份,作为一家创业公司,在手机行业竞争如此激烈的大环境下,其实蛮反传统的。

刘作虎:把用户思维加到公司核心价值观里,我觉得这是一个公司的文化,最后还是要回归到什么对用户有价值。这个话说出来很虚,我不喜欢出来演讲也是因为讲的也是很通俗的东西,但是你就要抵住诱惑做正确的事情,而正确的事情就是对用户有价值的事情,如果对用户没有价值就别做。

张鹏:听起来挺简单。

刘作虎:做起来很不容易,每天有很多的诱惑,因为广告可能给你带来的直接收益很大。

张鹏:我觉得抵住诱惑听起来简单做起来难,但是做到了可能是挺有力量的一件事儿,这一点反而恰恰是它的价值。做一个小的测试,我们列了一些目前手机行业里大家比较关注的功能点,如果让你挑选三个最重要的点,你会挑出来哪三个?

刘作虎:90Hz 这个不用说,然后禅定模式,系统也是我们非常大的优势,其实挑三个有一点难,像我们的社区等等也很重要。

张鹏:禅定模式看起来像一个小功能,这个模式下手机会变「砖」,你一个「卖手机」的为什么选了一个把手机变砖的功能当成重要功能。

刘作虎:因为这个非常符合我们的产品。现在手机有很多让你很烦的骚扰项,其实智能手机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便利,同时也给很多人带来了很大的焦虑感。

有时候你真的是想静下心来工作,但是老是有一些东西骚扰你、提醒你,所以我们就做了这么一个模式,当时发布的时候在全球都很受欢迎,它实际上就是让你回到工作和家庭的一种状态。

张鹏:让大家能够在自己不能对抗这些东西的时候,给他一个辅助。其实你最早做手机的时候我觉得也是从有一点性价比开始,但现在价格卖到了 4000~5000 元,为什么没有在性价比这个层面进一步深入?

刘作虎:性价比这个词我觉得本身没有问题,但是在中国,大家把这个词理解偏了,觉得就是便宜,这是一个很要命的问题。本身它的意义就是,你的产品如何能够超出用户的预期,给用户物超所值的用户体验,这是我们一直在追求的,所以我不会追求价格便宜,更多时候要物超所值。

张鹏:做一个虽然贵,但是依旧超过预期的产品,这其实也是一种有效的方式。

刘作虎:对,为什么我们价格一直在涨,现在在海外已经卖到 800 多美金?因为现在科技进步的成本越来越高,我们把东西做好,该卖多少钱就卖多少钱。如果 800 美金的售价,但感觉好像比 1000 美金的产品体验还要好,它对用户来说就是物超所值。

张鹏:今年手机行业压力应该蛮大的,用户换机的比率可能会逐渐的下降,你有没有感受到压力?

刘作虎:做手机的如果说没有压力,那一定是在说假话。每年都有手机品牌被淘汰出局,现在只剩下这么几个品牌了,所以压力是很大的。

但我们只相信做好产品,这背后最重要的就是专注。一加作为一个年轻的品牌,我们经常跟同事讲怎么和其它品牌 PK,对比苹果、三星,你的实力肯定比不过他们,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专注。

比如说我们专注旗舰产品,一个屏幕可以投一个亿,这还不算其它的研发费。我觉得一家年轻的公司,如果你足够专注,就可以做得很好。

张鹏:创业公司的成长需要保持专注,这是另一种理解的维度,光着急也不行。

刘作虎:对,因为你要以小搏大、以小胜大,只有把所有的力量用在一个点上,这是唯一的方法。

张鹏:一加现在也开始做电视了,你如何看待这件事情?

刘作虎:我们的电视现在只在印度卖,现在表现还可以,在亚马逊上也是第一名,因为我们只在亚马逊上卖。从长远来看,我们需要给用户提供无缝的互联网体验,这个是我们公司长久的愿景。

我们觉得家庭场景是很重要的用户互联网场景,但是如何真正做到无缝连接呢?最后发现只有有一台好的电视才行,当然未来不能叫电视,可能就是一个智能屏 smart screen,因为未来家里可能有很多的屏,只有把两个系统进行无缝连接才行,这是我们长远的想法。

张鹏:所以说,与手机之间会形成一个无缝体验,是你们做电视的视角。一加电视有可能在国内上市吗?

刘作虎:是的,争取明年。

张鹏:作为手机行业里的人,你认为接下来拼什么?

刘作虎:前几年大家都在讲功能、配置,但是我觉得做产品,还是要回到用户身上,真的去理解用户,给用户提供超出预期的用户体验,用户共创的方式一直是我们很大的竞争力。为什么用户对我们的产品评价那么高?也是因为我们的共创,这是我们基因里的东西,相信对我们未来的发展会起到非常大的帮助。

张鹏:有一种声音认为手机换机率这么低,未来更重要的不是卖手机那一瞬间,而是如何长期留住用户,然后产生更大的价值,你怎么看?

刘作虎:我们未来是打造一个无缝的互联网的体验,现在大家聊 5G 聊得很多,我自己对 5G 非常乐观,它会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实现万物互联。打造无缝的产品体验,还是我们坚定不移的方向。

张鹏:假如我们现在穿越到下一个 10 年这个时候,再来回望这 10 年,你希望外界会因为什么记住一加?

刘作虎:两周前在讨论公司 3 年战略的时候我讲过,一加的使命是做好产品,然后跟用户共创社区文化,我希望大家未来说到一加,就是信得过且值得信赖的朋友,这个是我希望在 10 年后大家聊到一加个人最喜欢听到的话。

特别是我们现在很多特别忠实的支持者,真的是从我们一开始到现在,每一次一见面都跟朋友一样的感觉,大家希望一加越做越好,大家一起成长。

张鹏:用 10 年的时间交更多的朋友。

刘作虎:对。

张鹏: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期待你下一个 10 年精彩的发挥,谢谢!

本文作者 豆腐店店长

图片来自 VPHOTO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thmzxx.com 斯玛头条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