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玛头条

唱给妈妈的歌 唱给母亲的歌

日期:2019-12-24 来源:唱给妈妈的歌 评论:

[摘要]文 | 图:木林木母亲出生在马鞍山脚下一个没落的大家庭,八岁那年,外婆因病去世,留下大舅、母亲、小舅三个孩子。外公一手将三个孩子拉扯大,因担心后母对孩子们不好,终身没有再娶。外公是一个好父亲,但也是一个重男轻女的老顽固。外婆去世后,八岁的母...……

文 | 图:木林木

母亲出生在马鞍山脚下一个没落的大家庭,八岁那年,外婆因病去世,留下大舅、母亲、小舅三个孩子。外公一手将三个孩子拉扯大,因担心后母对孩子们不好,终身没有再娶。

外公是一个好父亲,但也是一个重男轻女的老顽固。外婆去世后,八岁的母亲开始垫着木凳学做饭,学着浆洗一家人的衣裳。

时值解放初期,上学是一件奢侈的事,大舅和妈妈都到了上学年龄,外公只送大舅一人进了学堂,却买来纺线用的纺锤,让妈妈用外婆用过的纺车学纺线。

学堂离家不远,做完事的母亲总是偷跑到学堂,趴在教室外的窗台上听课,一学期下来,趴在窗台听课的母亲,比坐在教室里的大舅认的字还要多。

教书的先生找到外公,说母亲比大舅聪明,希望能送母亲上学。外公没有听从先生劝告,他固执地认为:大舅是家族中的长子,就是蠢也得上学,至于母亲,一个女孩子,学会做家务就好,没必要上学。

母亲气得将外公买来让她学纺线的纺锤折断。外公再去买,母亲再折。外公没法,这才同意母亲去上半日制——上半天学做半天事。母亲终于争取到了上学的机会。

母亲的记忆力超凡,上完课回家要忙家务,只是睡觉前读一遍课文,第二天早晨醒来就能流利地背诵。多年后,母亲在我们面前曾秀过多次她背过的课文。

好景不长,只上了半年,这个半日制学校被取消,母亲失学。

失学后的母亲没有再闹,既然走进了知识殿堂,找到了学习的方法,之后的路就靠自己走。大舅依然在上学,母亲有空就将大舅的书拿来看,不认识的字就问大舅,大舅不认识的就问湾中的识字先生。

就靠这样日积月累的学习,母亲的识字水平到了可以随意看懂长篇小说,加减乘除的计算能力也足够应付日常生活。

然而,母亲上半年半日制,绝不仅仅是为了看小说,应付日常计算这么短浅,而是对我们几个孩子的教育有着更深远的影响。

不知母亲怎么得到一本谜语书,她背会了整本。从记事起,母亲就经常拿这些谜语让我们猜,有些猜过的,一下就能说出谜底;猜不出来的,母亲会告诉谜底有什么特性,与什么东西类似,我们俗称“谜底沾什么”,一步步地引导我们思考。

一次,母亲在灶上做汤圆,父亲在灶下烧火,我们三个(小弟还未出生)围在灶沿,看着母亲将搓出的白白圆圆的汤圆放在筲箕中,锅里的水烧开了,母亲将筲箕中的汤圆逐个扒进锅里,汤圆都沉入锅底。

母亲边扒边说出谜语:“一群白鹅,赶着下河,先沉下,后飘着。”

灶膛里的火噼里啪啦,时不时的还有火啸声。我们猜出的好几个谜底都不对,开始着急,“妈妈,沾什么?”母亲笑而不语,拿起锅铲在锅中搅动几下,沉在锅底的汤圆一个个像变戏法似的浮上来。我与大弟同时大叫——是汤圆。

母亲不仅时常与我们一起猜那本永远也猜不完的谜语,她还教我们说绕口令,背儿歌。

以前的堂屋做了半边阁楼放杂物,靠木梯上下。弟弟很调皮,经常爬到楼上玩。一次,母亲坐在堂屋,看着楼上的弟弟,教了我们一个新的绕口令:楼上一个缸,楼下一个筐,是缸掉下来砸破筐,还是筐套住缸。

楼上的弟弟说得兴起,不小心从楼上掉了下来,正好砸在楼下的一个箩筐里,幸好楼层不高,并无大碍。发现没事,大家哄堂大笑。因为有这个插曲,这个绕口令一直记得清清楚楚。

上学时,学过许多诸如“刻舟求剑”“郑人买履”一类的课文,母亲也经常讲些类似的故事。记忆最深刻,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在我上小学时,母亲就开始讲的一件发生在她们湾的真人真事。

那是吃大锅饭的年代,母亲湾中的人热火朝天地炼着钢铁,将大锅饭交给一个不大灵光的人来做。

看到蒸饭的地方浓烟翻滚,人们跑过来,还是晚了一步。锅中的水烧干,蒸饭的甄子着火,甄子中的钵子垮下去,将锅砸破,灶膛连同甄子的火还在旺盛地燃烧着……

有人气愤地问烧火蒸饭的人,“饭都糊了,为什么还不停的烧?”

那烧火的委屈地说:“饭糊了,可是挑来的三担柴还有一担没烧完。”

当母亲发现我们有些事情处理不当时,她就用这个故事告诫我们——做事,一定要知道事件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不能主次颠倒。

许是母亲小时想读书但没有机会读,所以对于她自己的孩子,她将读书放在所有事务中最为重要的位置。

家中分工明确,除正常的劳务外,回家后,父亲保证种好家中的菜园子,母亲负责家中大小事务,我们几个孩子,则负责读书。

每天晚上,我们几个孩子在八仙桌上各占一方写作业,桌中央一盏煤油灯放在倒扣的“升子”上,为了增加灯的亮度,灯芯挑得很长。母亲则忙进忙出,做饭,喂鸡喂猪。即便是刚放学回家,母亲也不会要求我们帮忙做些农活或家务事。

我们无事可做时,习惯性地站在湾中央,与湾人一起聊天,或我们四个孩子自己一起聊。感谢少年时代天南地北的神聊,无形中训练了我们的口才和应变能力,在之后的工作生活中,无论是我,还是弟妹们,都有一张巧嘴,谈话过程思路清淅,胆子也大,很少怯场。

当时湾中有人对母亲说:“人长树大的几个孩子,还那么惯着,不让他们帮你干点事,把你一个人累死了都不中。”

母亲总是笑笑说:也没什么事要做,我一个人做就够了,孩子们要读书呢。

还有人针对我,对母亲说:“那么大的女伢,读那么多的书有什么用,不如回家帮你干点事,你轻松点。女伢之后不总是要嫁人的。”

母亲依然是笑笑说:“女伢现在在我身边,能上学就上学,让她在我身边多快活几年,嫁人后有得苦吃。”

那个时代,同湾读书的女伢并不多。

母亲不仅仅是在家务事或农活上不浪费我们的时间,学习费用也总是排在其它消费的前面。当时我家有句话“捆着钱读书”,就是读书的钱是专款专用的。

记得上小学时,一次,我的铅笔用得不能再写字了,正好家中的盐钵子也空了。镜柜抽屉中只有一个鸡蛋,买笔就买不了盐,买盐就买不了笔。母亲没有犹豫,将鸡蛋给了我,让我拿去买笔。然后她到隔壁借了一酒杯盐做菜。

每年的学杂费,母亲更是早早就准备好,一开学就能拿到浓浓墨香味的课本,这不仅满足了我少年时的虚荣心,更让我喜欢上书本独有的香味,在之后的人生中,逛书店和读书成了我的一大爱好。

在有限的经济条件下,除供我们几个读书外,让我们穿得体面是母亲的另一大课题。母亲认为穿得干净,整齐是一个人的精神状态,是热爱生活,对未来充满希望的一种体现,母亲常用“输人不输势”来形容。

唱给妈妈的歌 唱给母亲的歌

在父母强势的背影下,要努力博得父母的笑容、要努力获得老师的赞扬、更要努力成为大家所期待的人。也许有的孩子长大后会说感谢家长的严厉,但是童年的自由和快乐对他们同样重要。

幼儿时期,家中条件尚可,母亲给我穿蔡店街上能买到的最好衣裳。

后来,下放到农村,生活变得很拮据,但母亲手巧,用生产队分到的棉花纺线织布,染成鲜艳的颜色,有的自己缝,有的请裁缝到家中做成我们四季的衣裳。我们稍大后,家中一年会请裁缝做两次衣裳——夏天一次,冬天一次——都是孩子们的。

母亲白天忙完大小家务,晚上趁我们睡了,她才开始缝缝补补、纳鞋底,直到深夜,常常是我一觉醒来,母亲还坐在床头就着灯光做针线活。

当同村的孩子衣服上大洞连着小洞时,我们的衣服总是浆洗得干干净净,即使是补丁叠着补丁,也像是绣的花一样,整齐和谐,母亲常挂在嘴边的话是“笑破不笑补”。

当同村的孩子大冬天不是穿着单鞋,就是光着脚丫踩在雪地时,我们则脱下单鞋,换上母亲做的新棉鞋,鞋底还找鞋匠钉上旧车胎用来防滑防水。这些鞋,是母亲用我们穿过的不能再补的旧衣服改造而成。

记得六月三伏天的一天正午,母亲听一个刚从街上回来的人说,蔡店街有“皮鞋”卖。中午一放工,母亲顾不得回家做饭,更顾不得六月正午的毒日头,黑汗水流、连走带跑的,一个多小时赶到蔡店街买下最后一双“皮鞋”。

一双38码的平口有带子的皮鞋,母亲兴冲冲地拿回家,让我试穿。当然是大了一大截,垫上鞋垫,鞋头塞上碎布,又扣上带子的搭扣。我穿上“皮鞋”,像模像样的走路,母亲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母亲娘家城里的亲戚回乡穿的是皮鞋,那叫一个锃亮。让自己的孩子能穿上皮鞋,成了母亲心中的一大梦想。所以一听说蔡店街上有皮鞋卖,又是她手上的钱能买得起的,她就不顾一切地跑了去,也不管鞋子是不是大了,因为只有一双,不买,就错过了实现梦想的机会。

其实那不是皮鞋,是用塑料做的晴雨鞋,那双鞋虽说穿着不是那么顺脚,还有一股难闻的气味,但当时的我体会到了母亲对我们的期望和爱。以至后来,无论生活状况如何,我总是将有一双体面的鞋放在生活的重要位置。

那时的农村,物质极度匮乏,母亲总是想办法让我们在贫瘠的废墟上树立生活的信心。能请裁缝,能买“皮鞋”,不是家中多有钱,而是母亲精于算计,善于安排,将平时的点滴资源充分利用,慢慢积攒,分清轻重缓急,用最少的钱办最大的事。她常常告诫我们,“吃不穷,穿不穷,算计不到一世穷。”

受母亲的影响,生活中,我们都知道惜物,将钱用在该用的地方,以至于不是很富裕的生活也能给人富裕的感觉。

四个孩子在母亲的百般呵护下,在父母的共同期待中,从八十年代中至九十年代初,一个一个的先后通过高考这座独木桥,走向母亲连想都想不到的生活。

送每一个孩子去填高考志愿时,母亲站在门口,一声一声地叮嘱远行的儿女,“不要填远了,就填武汉的学校”。填志愿的孩子翻过村前的岗,虽然母亲看不见孩子的身影,但孩子仍然听得见母亲的呼喊:“就填武汉的学校”。

如母亲所愿,她的四个孩子最后都在武汉的学校完成学业,如今都在武汉工作生活,在各自的岗位上做得有声有色。

有几年时间,我们四个孩子,有的在武汉上学,有的住校上高中,我们几个开学的时间又不一致,往往是今天走一个,明天走一个。母亲总是提前好几天,将我们的行李一套套的准备好。

每逢开学季,父亲母亲总要忙上好一阵子,看得出来,他们很高兴这种忙碌,感到很幸福!那时,我们大队只有一班长途车,早6点出发。每次,母亲总是零晨三点起床做一顿正餐,等到五点,才将我们叫醒洗漱吃饭。

记得我们总是睡不醒,闭着眼睛洗漱,闭着眼睛吃饭,吃完后,父亲挑上我们的行李,在母亲的叮嘱声中送我们到大队部坐车,时间刚刚好。多少年,零晨五点睡不醒,闭着眼睛吃饭,和零晨三点就起床的母亲在厨房忙上忙下的镜头,总在我脑海中回放。

我是家中的长女,到了谈男朋友的年龄。因家族历史原因,我所谈的男朋友家让父母极不满意。但世间唯有感情之事是不能用来衡量,也不能左右的。父母亲忍着极大的痛苦与屈辱,含着眼泪同意了我们的关系。

后来有机会嫁到当官人家作儿媳。父母来征求我的意见,我说了句“我谈朋友了”。

父母没再说什么,当没那回事。如嫁进高官家,我弟妹户口与工作都能解决。其时,我刚毕业,正在找工作,大弟上大一,妹妹上高三,小弟还在上初中。

几年后,小弟也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我们四个孩子都是通过高考完成“鲤鱼跃龙门”,个个生活坦然。

正因为父母尊重我的选择,容忍我的任性,我的先生无比尊重我父母,我也不敢将生活过糟。

妹夫有次笑着问母亲:“为什么您家接的媳妇怕你们的儿子,女婿又怕你们家的女儿?”妹夫之所以敢问这个问题,是因为他早知道答案,因那不是怕,而是爱。

母亲是怎样照顾公婆,又是怎样爱护子女,这些都为我们做出了好的楷模。母亲料理了爷爷、奶奶、二爷爷三位老人,端茶送水,合口的饭菜自不必说,连爷爷奶奶的亲闺女都做不到的擦洗身子、端屎端尿的事,母亲都做得很自然。

这些事,作为子女的我们,都看在眼里,自然多了一分对父母亲的敬重。

让父母幸福安康是我们的心愿,当然会让我们的另一半也孝敬我们的父母,将心比心,我们也得同等地孝敬另一半的父母!况且父母对我们的另一半从来不提要求,包括另一半要对我们好的要求都不提。一切用行动,用身教来感染我们及我们的另一半。

父母亲在武汉生活了十多年,帮忙带大了我们的下一代。现在,他们回归家园,安度晚年。但依然闲不住,种田种地,种菜养鸡,生活忙碌而快乐。

我们几个孩子有时间就开车回去,回汉时,一个个的后备厢都被绿色食品塞得满满的。

前段时间回去,一向身体健壮的父亲也开始说身体大不如从前。而母亲因腰肌退化压迫神经,右腿疼了好多年,各种方法都医治过,效果不大,长年累月病痛缠身。

现在,父母亲物质生活早已不愁,虽有病痛,但乐观的性格使然,精神上也是快乐的。但我还想带父母游历世界,因为父母都是喜欢看世界的人。最起码要带父母一起坐一次海上游轮,在高大的游轮上看广阔无垠的大海,看海上的日出日落,品“海上生明月”的意境。

但母亲已经明确表示,她的身体不能承受,在家哪都不想去……

所谓孝顺,我的理解是,孝重要,顺更重要。但我想为父母做的事,父母又喜欢的事,却因母亲的身体状况承受不了而不得不顺从命运,这种顺,还是让我心有戚戚!

虽母亲知道我们对她的好,但我从来没用语言或文字表达过!我写下这篇文章,发到家中的微信群,让母亲知道我不仅记得她现在的好,也懂她一生的不容易和一生的大智慧。

我知道父母亲的好,懂父母亲的好,更感恩父母亲的好!

本文作者木林木授权印象黄陂发布

关于作者木林木,黄陂蔡店人,现在武汉从事工程技术工作。工作之余,喜欢看书发呆,旅游摄影。

唱给妈妈的歌 五月

很多家长都知道,要从小就教会孩子懂得礼貌、尊重他人,但是很少有人会教孩子尊重是相互的。强势的家长或许不认同孩子的选择,但是需要需要孩子的选择。告诉孩子利害关系的同时,将强迫让孩子按照自己的意愿做事,改成让孩子接受这件事的后果,对他将来的成长,更为有用。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thmzxx.com 斯玛头条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