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玛头条
当前位置:首页»历史

指尖上的历史 /晋宫抉(40) 羽化成仙去

日期:2019-12-25 来源: 评论:

[摘要]唉!都是太想长生不老惹的祸。皇帝的字“千龄”,意味千年、千岁,他多么希望能摆脱那个魔咒啊。褚太后明白了,极尽三千繁华,不过弹指一刹那,猛然回首,岁月无情,你才发现,人活在世界上,其实是一种感觉。蓬山远在天边,皇帝一直孜孜不倦,服了两年的仙药...……

唉!都是太想长生不老惹的祸。皇帝的字“千龄”,意味千年、千岁,他多么希望能摆脱那个魔咒啊。

褚太后明白了,极尽三千繁华,不过弹指一刹那,猛然回首,岁月无情,你才发现,人活在世界上,其实是一种感觉。

蓬山远在天边,皇帝一直孜孜不倦,服了两年的仙药,无心帝业,他根本没精力管燕国人,秦国人,凉州人,匈奴人和桓温。

此时的桓温势力终于直入中枢,皇帝封他为侍中、大司马、都督中外诸军事和录尚书事,召其入朝参政。在这几个官衔中,“侍中”是高级咨询官,相当于中央政府秘书长,可以直接进皇帝内廷议事;“大司马”就是最高军事长官;“录尚书事”是最关键的职务,从东汉到魏晋南北朝,凡是真正总揽大权的,都必须加上录尚书事这个职务。因为即便贵为丞相,也可能不处理日常公务,录尚书事则是一切公文都必须经他审阅,保证事权的高度集中。所以,这时的桓温,权倾朝野。

桓温把自己的兄弟都安排在重要岗位上,任命二弟右将军桓豁任荆州刺史,领南蛮校尉;四弟桓冲任江州刺史,领南蛮校尉,都授节。

桓温不在重镇,却赶在篡位的路上;皇帝不在皇位,却奔在求仙的路上。此时的皇帝对满桌的美酒佳肴连看都懒得看,一天到晚尽是拿着各种配方的丹药当饭吃,大臣们劝他,褚蒜子劝他,他都不听,反而认为吃得太少。让褚太后感到悲哀的是,这不是他个人的想法,在当时非常流行,贵族官僚、风流名士几乎无人不吃,是时尚、有身份的象征。招待客人为了表示热情,都会把“仙丹”拿出来给大家尝尝。皇帝不仅自己狂吃,还拉着皇后王穆之一起吃。

最终,仙境难去而身体瘦骨嶙峋的他躺在了病榻上,一个个恶梦,一次次惊恐,让他觉得自己离蓬莱仙山的路太遥远了。先是神志不清,后是身体萎缩,最后不能下床。这倒也达到了超凡脱俗的目的:虽然身在尘世,却已不是尘世的人了,什么东西什么人都不认识了,更遑论治理国家。

兴宁三年(365年)正月一日,皇后王穆之因病薨逝。一个月后,晋哀帝司马丕因服药过多中毒过深在西堂驾崩,羽化成仙去了,年仅二十五岁。

此后的晋室,仿佛缺少了大一统的意志力,时人缺乏安心立命的质实稳重感。晋哀帝司马丕的颓败,正是晋人南迁、偏安江左的写照。真可谓:昨夜有梦,醒来虽已不复记取,但梦好难圆之悲却徘徊不去。可怜人意毕竟薄於云水,愁心切也惟有梦魂知了。

面临皇室又一个重大变故和挫折危机,褚太后还是挺了过来,她坚信,无论国家历经多少磨难,生命中总会有束光,足以穿透黑暗。

晋哀帝没有后嗣,褚太后下达诏令,让晋哀帝的弟弟、琅琊王司马奕继承帝位,“帝遂不救厥疾,艰祸仍臻,遗绪泯然,哀恸切心。琅耶王奕,明德茂亲,属当储副,宜奉祖宗,纂承大统。便速正大礼,以宁人神。”于是朝廷百官奉迎于琅琊王第。司马奕第二天就登基,成了东晋王朝第七位皇帝,他又会开启怎么样的皇帝生涯呢?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桓温身边有个叫祖颜直的人,经常和桓温坐在一个榻子上,讨论政事。他劣迹甚多,能获此待遇,跟他工于谄媚分不开。在担任桓温仓曹参军时,便大肆贪污受贿,家里不义之财堆积如山。他骄奢淫逸,常对别人说:“我不拘小节却能仕途通畅,这只能说明朝廷用人并不像常人说的那样斤斤计较,还是朝廷真正了解我的才能。”

祖颜直不乏才智,除了写文章,又精通音律,通晓四方少数民族语言,不过这些才技并不是他的升官资本,最得力的还是他的谄媚功夫。自从谢安来了之后,他见桓温如此欣赏器重,不禁心生妒忌。但表面对谢安装出一副弟子学徒那般恭谨的模样,心中却不露声色记下谢安的一言一行,留意有没有犯忌的话。

由于谢安的建议,桓温在土断方面取得很大的成功。祖颜直不甘落后,也想出奇招。一天,祖颜直神秘兮兮地对桓温说:“桓公您龙颜虎目,骨相奇伟,属下多次梦见您乘龙上天。”

桓温心怀异志,暗自喜欢,嘴上却说:“此话不能乱说,你是真的做过这样的梦吗?如有虚假,定斩不饶!”

祖颜直跪下流泪说:“此事千真万确,属下怕您怪罪一直不敢说。只是此梦一多,想必是苍天点化我告之您,这才冒死上奏。”

桓温听此大笑,兴奋道:“若是这样,本大人一定让你大富大贵,老天让你传言,我还能亏待你吗?”

“桓公英明,投身大人您,实在是在下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你比那个江湖术士杜炅要厉害多,前些日子他给本大人算了一卦,我问他我官位能做到什么地步,他说我的功勋举世无双,能做到大臣的顶峰。他号称能预测人的贵贱,我看他纯属胡诌。哈哈哈哈。”

“不过,桓公您还得再次北伐,前两次收获一般,这次定能成功,到时候您将有更大的政治筹码,把控朝廷。我自愿跟随大人,充任前锋,做您的马前卒。”

一番话激起了桓温第三次北伐的信心,于是,停了十三年之久的北伐再次被提上议事日程。谢安感觉桓温有篡位的野心,觉得他是在自取灭亡的路上,但他无法阻止。

正这时,朝廷给谢安的弟弟、已被贬为庶民的谢万平反,并重新任用,不料谢万不幸病逝,谢安乘机投书请求奔丧。临行前,谢安告诉桓温:“祖颜直现在对您一味奉承,不过是他一时的权宜之计罢了,他是在利用您捞取个人的资本,一待时机成熟,第一个出卖您的必是此人。”

桓温刚愎自用,自信眼光不差,识人无误。祖颜直演技也确属高明,为使桓温对自己深信不疑,他常借着酒兴,故意说些有关自己隐私方面的话来。二人常常聚在一起,一谈就是深夜。

桓温的第三次北伐目标是由鲜卑族首领慕容皝所建立的前燕政权。他率五万晋军,一路打到枋头(今河南浚县西南),因前燕大将慕容垂切断晋军军粮,桓温不得不撤退,中途被慕容垂八千铁骑打败,晋军损失三万余人。桓温再次含恨而回,深感耻辱。

他的参军孙盛编著了一部现代史《晋阳秋》,书中如实记录了桓温枋头之败的过程。孙盛后来做到了秘书监,该书小范围传阅时获得好评,唯独桓温大为恼火,威胁孙盛的儿子说:“枋头之败固然是我方失利,但绝不像你父亲所写的那样。如果这部书照原样流传,将关系到你孙家的存亡。”孙盛之子连忙谢罪,说一定请父亲删改。可是孙盛是个耿直的人,不屈服于权贵。不管儿子怎么劝,甚至扣头哀求他为一家性命着想,做些修改,可孙盛就是不同意,还大发脾气。儿子见劝说无效,就瞒着父亲自己动手删改。

一场灭门大祸避免了,付出的代价是一部有价值的史书被阉割。好在孙盛有先见之明,早在事件发生之前就将《晋阳秋》抄写了两部寄到了前燕,后来晋孝武帝从前燕属地得到了这部未经删改的原本。

桓温自负才能过人,又心怀异志,本想发动北伐希望先建立功勋,然后回朝接受九锡以图篡位,却因第三次北伐失败,声名和实力大减,图谋不成。(40)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thmzxx.com 斯玛头条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