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玛头条
当前位置:首页»综合

冬日读词:更胜柳永晓风残月的,是纳兰性德冬江寒柳

日期:2019-12-25 来源: 评论:

[摘要]“飞絮飞花何处是,层冰积雪摧残,疏疏一树五更寒。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最是繁丝摇落后,转教人忆春山。湔裙梦断续应难。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清朝纳兰性德《临江仙·寒柳》初衣解诗:写杨柳最美的,大家耳熟能详的莫过于北宋柳永的《雨霖铃》,“...……

“飞絮飞花何处是,层冰积雪摧残,疏疏一树五更寒。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最是繁丝摇落后,转教人忆春山。湔裙梦断续应难。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清朝纳兰性德《临江仙·寒柳》

初衣解诗:写杨柳最美的,大家耳熟能详的莫过于北宋柳永的《雨霖铃》,“多情自古伤离别,更哪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就是写的初秋时节,在长江边上,看见清晨的月亮,晨气中,一排排婀娜秋柳,仿佛因为人的离开,而显得萧瑟惆怅,随风摇摆不胜依依,却又没办法挽舟系马。

”晓风残月“,杨柳惜别,纵然不对离别,那长江边上,湖水之侧的清秋杨柳,也绝对是让人养眼怡情的好地方。

自宋以来,再没有比柳永写柳更好的了。“柳浪闻莺”,“苏堤春晓“,这些胜景无不是化用柳永词句,形成特殊美感的人文风景。

但是时间向后推了几百年,有一个词人的词横空出世,在柳永的杨柳之上,那就是清朝著名的词人纳兰性德的《寒柳》,秋天写柳已经殊为不易,因为我们知道杨柳最美丽的是春夏之际,姿容曼妙,青春秀丽,让人怡情代感,片叶如眉,长丝如发,远如春山,近有情致,如少女,如佳人,如乡愿,如离愁。但秋冬之柳,华衣褪去,山寒水瘦,难以寄情。柳永是以晓风残月写出不胜离别之美,那么纳兰又如何在这之上,更胜一筹呢?

纳兰选择了高难度的冬柳。或者这不是一种主动的选择,乃是因为他常年在北京与塞外行马从扈,所见秋冬冰雪之景,多于春夏,而塞外苦寒,人生孤寂,所以冬柳,在他的心中扎了根。

“飞絮飞花何处是,层冰积雪摧残。”我所看到的杨柳,早已经没有了飞絮飞花,我看到的,是他们在风雪之后的衰瑟。而且是一场场的风雪。

”疏疏一树五更寒。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这里大家细想一下,这是冬天的”晓风残月“。纳兰性德不动声色的,用五更寒,来写出了冬天柳树早上的清瘦之姿,其实也暗示了他自己的彻夜未眠。这个时候天空明净,月色清朗,天光与月色照在了早上脱尽叶子的柳树上。有人说他这里并没有用残月,用的是明月的。实际上看人怎么理解。早上的月亮不见得都是圆的,但冬天的月亮,若不为云雨所遮蔽,较其他的季节更加的皎洁。

只有明月守护着这冬天的柳树,哪怕柳树憔悴了,也用了清冷温柔的光辉爱抚。这个比柳永的晓风残月来得更加的拟人化,因为在柳永的杨柳里,月亮是一种凄凉的点缀,但在纳兰性德的这首词里,月亮和杨柳都是主角。月亮梳理着冬天杨柳萧疏的长发,陪着它度过最冷的冬夜。而这个月亮如何不是纳兰性德自比,又如何不是纳兰性德的愿望?在最极致的寒冷里还有真诚温柔的陪伴。

”疏疏一树五更寒。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这一幅图画因为月亮的存在,变得极其的生动而高洁。在纳兰性德短暂的生涯里,他因为同情吴兆骞流放宁古塔的遭遇,鼎力相救前后数年。纳兰性德是以自己当作明月,爱惜着这些饱受摧残的文人士子,他在他们的遭遇里,感受到了人生的残酷,生出了无限的同情。这是一种很有同情心的共情感。

同样纳兰性德虽然锦衣富贵,但同样也有着心灵的凄苦和暗伤。他的妻子离世之后,那个最懂他心意的爱人没有了,在荒凉的心里,他如何不是那一树早上的冬柳,无尽的在北风里,不能期待春天,却也渴望着月明相伴。然而,对于这样的人间惆怅客,又有谁是他的月亮?

纳兰性德的词浅意深,每个人在极致的荒凉的时候,谁不愿意,冬天的柳树还有一轮或者一勾明月,见证凄凉与生死?所以这句话打动了无数的人,因为他写出了人在最低谷时的最凄凉的美和愿望。

“最是繁丝摇落后,转教人忆春山。“这句话的理解应该联系第一句,层冰积雪摧残,也就是说这样的柳树,正是遭受外界的风雪摧残,才过早的憔悴,让人不得不回忆起它最风华正茂的样子。那个时候,它枝叶青青,婀娜繁茂,远看如山,近如丽人。

“湔裙梦断续应难,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那个时候杨柳青青,待水临风,无限风华,深情婉约,仿佛有无尽的可能,仿佛如情感中的少女,涉水来会,但现在,这些美梦都断了。因为眼前的冬柳,能否熬过这个冬天都难呀!

就算是西风吹面,也吹不散这岁月与伤害带来的痛心与惆怅!

这个中间还是谈一谈典故。吴兆骞二十多年以后回到京城,已经老弱残疾,且性格大变,不再是从前江南才子,慷慨待人的性格,他多疑且多病。他是一颗从江南被流放到北地的杨柳,虽然把他救了回来,但是再也找不到从前的旧模样。岁月与伤害,在他的身上显得格外的明显。

这首诗可以作为纳兰性德是写吴兆骞的凄凉遭遇。但同时每首诗都是作者的自写画像。在妻子亡故之后,人生的痛苦与孤寂,使他自己如同一株冬柳,怎么都找不回从前青春的样子。他也努力想摆脱这种消沉,续娶了女子,但是只有他知道,对方永远不是她。他的感情无法修复,如同杨柳的青春,再也回不去了。只剩下心如枯柳,连谁是明月都不知道。

有人说这首诗是《悼亡词》,是纳兰性德怀念的妻子。但是更确切地说,这是一种离殇之后的心情,写自己。因为他的妻子,不是寒柳,已经羽化成仙,剩下的是他自己,以及一切在人生艰难的岁月中踽踽前行的人。

所以说这首诗打动了很多人。哪怕许多人并不知道这首诗的确切含义,都会被里面的人生沉痛惆怅的感情所击中。

但是纳兰性德这首词中间有一点非常嶙峋傲然的地方,就是冬柳傲雪,那一句,“疏疏一树五更寒。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写出了冬天柳树的灵魂。虽然在他这首词里是一种姿态,但这种姿态正是柳树的生命力。

总有那些不死的柳树,熬过了风暴,迎来了又一个春天。我相信纳兰性德的敏慧他是知道的。只是他更看重的,是那绝境里的救赎与期望。

“飞絮飞花何处是,层冰积雪摧残,疏疏一树五更寒。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最是繁丝摇落后,转教人忆春山。湔裙梦断续应难。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初衣胜雪为你解读纳兰词。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thmzxx.com 斯玛头条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