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玛头条
当前位置:首页»综合

赵孟頫书法2.6亿成交,贴中赵孟处境堪忧

日期:2019-11-27 来源: 评论:

[摘要]赵孟頫《致郭右之二帖卷》11月19日现身嘉德秋拍,成交价2.6亿元。此卷含《应酬失宜帖》与《奉别帖》,为赵孟頫早期所作,是赵孟頫写给元代收藏家郭天锡的日常书札。两贴为赵孟頫早期时的作品。刘九庵先生从赵孟的落款出发,考订不同时期签名的区别,并...……

赵孟頫《致郭右之二帖卷》11月19日现身嘉德秋拍,成交价2.6亿元。此卷含《应酬失宜帖》与《奉别帖》,为赵孟頫早期所作,是赵孟頫写给元代收藏家郭天锡的日常书札。

两贴为赵孟頫早期时的作品。刘九庵先生从赵孟的落款出发,考订不同时期签名的区别,并以此作为判断真伪的依据。“而署名字款识,虽寥寥数字,从不同书写的变化中,不仅可分时期的早晚,还能辨其真伪。”通过赵孟早期作品看到,署款的特点是“孟”字上部子的横画拉长。这一时期也是赵孟和郭天锡交往最密集的时期,至元贞元年始,“孟”字横笔缩短下移,竖钩省略或还改写成斜侧的一点,这种署名写法稳定下来直至晚年。此札两处“孟”的“孟”字都是中横突出,符合刘九庵先生所分析特征。

《书法》杂志2015年10月刊中记录了《应酬失宜帖》,“孟拜覆右之二兄坐前。孟早间承伯正传道尊意,自知叠数干渎为罪。掷还三物已领,但此番应酬失宜,遂有远役之忧。今虽见尔辞之,尚未知得免否?若必欲行,将何以处之?忧烦不可言,奈 何奈何!外见伯正言及前此王维、《兰亭》二卷, 此乃他人不知兄所以相与之厚,故有此谤,今谨以归还,使知孟亦非为利而然,示入幸也。专此代面,闷中作字,或直率告,不见罪。孟頫拜覆。”

读《应酬失宜帖》可知,赵孟頫因“应酬失宜”处境堪忧,处理不好将会被动远出;赵孟頫与郭天锡藏品的互动招致诽谤,应也属“应酬失宜”,不善交际。考证此札流转和札中所涉事件。

出知济南的原因杨载在《大元故翰林学士承旨荣禄大夫制诰兼修国史赵公行状》(简称《行状》)中说,“公谢不对,自是稀入宫中,力请外补。”,《元史·赵孟传》则写道,“孟自念久在上侧,必为人所忌,力请外补”。两则记录将赵孟比较晦涩的一段经历掩盖。

《元史·桑哥传》,至元二十四年十月,桑哥得势,南人左丞叶李推荐,升任尚书右丞相。至元二十八年,桑哥因专权黩货等积怨,罢职被杀,尚书省机构撤销。桑哥主政时期,以叶李为首的南人群体,主要是合作的态度,桑哥对赵孟以礼相待礼遇。尽管赵孟在桑哥执政后期逐渐站在其对立面,但桑哥遭诛后,以叶李为代表的南人整体失势,使赵孟也未能得免。

时任集贤学士、备顾问的赵孟颇受牵连。因此,此札中言“自知叠数干渎为罪,”面对这种政治风波,赵孟也做过努力,但是最终也未知能否保全。他在此贴中写道,“尚未知得免否?若必欲行,将何以处之?忧烦不可言,奈何奈何!”表达其忧虑和手足无措。

《书法》杂志2015年10月刊中记录,时间在至元二十九年之初。郭天锡这位元初鉴藏家。作为远在杭州的挚友,也为赵孟的遭遇斡旋努力,虽然最后仍未免远役而出知济南。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thmzxx.com 斯玛头条 版权所有